舒美玉高潮

聊斋故事:媚虫儿

发布日期:2022-08-10 10:24    点击次数:148

薛老爷的独生女薛宝儿救了一个冻僵在雪地里的俊美书生甄俊文,要死要活地非要嫁给他。

薛老爷说薛宝儿对那甄俊文的为人、品性一无所知,不能那么轻率地做决定。可薛宝儿一心就认准了甄俊文,说不让她嫁甄俊文,自己就去做姑子。薛老爷拗不过女儿,只得答应。

甄俊文对薛宝儿感激涕零,发誓会对薛宝儿忠贞不渝一辈子,不然就死于非命。

原本薛家是打算招赘甄俊文的。不过,甄俊文说他素来有考科举的志向,只是因为孤苦家贫,才耽误了考试。如果他被招赘,就不能考科举了。因为本朝规定,入赘商户者,不得考科举。

婚后,薛宝儿和甄俊文度过了一段还算和美的日子。可惜好景不长,甄俊文得薛宝儿嫁妆资助,一路考取了秀才、举人,有人为了巴结他,送了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妾嫣红给他。

薛宝儿相貌平平,嫣红却是美丽可人,甄俊文喜爱嫣红的花容月貌,时常和嫣红腻在一处,对薛宝儿便怠慢了一些。

这时薛宝儿的贴身丫鬟们就会劝薛宝儿给甄俊文服个软,不要总是一副怨气冲冲的面孔,要想法子把甄俊文的心挽回来。

薛宝儿不愿意。她说,甄俊文违背誓言,已经对不起他了,为何要对他服软。不是应该甄俊文承认错误,向她服软吗?对甄俊文仍然不假辞色。

于是甄俊文开始还有点愧疚之心,后来和薛宝儿争执多了,便越看薛宝儿越不顺眼,到后来,干脆不理薛宝儿了,天天只和嫣红在一起。

薛宝儿心高气傲,见甄俊文不念自己的救命之恩就算了,还吃着自己的,用着自己的。要是没有自己的嫁妆,他根本不可能考起举人。如今一朝飞上了枝头,就马上变脸不认人,更加生气。

那嫣红虽是官宦之后,却因父亲被罢官抄家,小小年纪就被卖到了教坊,接受专门的调教,因此对付男子很是有自己的一套。对着甄俊文或娇或痴,或嗔或怨,床上更是花样百出,手段无穷,简直迷得甄俊文神魂颠倒,无法自拔。

见甄俊文对自己言听计从,而且因为自己有了身孕而更偏袒自己,嫣红不禁起了野心。那个薛宝儿只不过是个商户女,根本配不上相公。她是官宦之后,她才配得上甄俊文。她要取而代之,成为甄俊文的正室。

有了这样的想法,嫣红对甄俊文更花心思了。等嫣红生了一个儿子后,薛宝儿在甄家差不多已经没有了立足之地。

此时的薛老爷已经重病在床,薛宝儿每次回去看爹都是强颜欢笑,不想让爹难过。薛老爷每次看到薛宝儿回来,也十分默契地不问甄俊文为何一次都不来看他。

一段时间过后,薛老爷去世了。薛家的所有财产都被薛家族人瓜分干净。薛宝儿不服,告上了官府,谁知,连甄俊文都不帮她说话,反而站在了薛家族人那一边。

薛宝儿闭上眼睛,正准备一跃而下,突然被人给拉了回来。

薛宝儿一看,是个模样平常的妇人。自称姓胡。胡氏笑眯眯地问薛宝儿为啥要寻死。薛宝儿还没开口就红了眼睛……

得知了前因后果后,胡氏问薛宝儿除了一死了之外,还有其他的想法吗?

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!”薛宝儿茫然地说,眼泪又掉了下来。

“这样吧,我这里有一只媚虫儿,如果你愿意养,我就把它送给你。”胡氏说,拿出一只橘红可爱,圆头圆脑,只有拇指大小长短的虫子给薛宝儿看。

“这个就是媚虫儿?它有什么用?”薛宝儿一脸的不明白。

“这媚虫儿原是宫中密不外传的宝贝,很难养,但是养大后有极大的用处。”胡氏微笑着看着薛宝儿,“如果把养好了的媚虫儿给男子服用,男子会对养媚虫儿的人一心一意,千依百顺。但是,养媚虫儿的人不能对那个男子动心,如果对那个男子动了心,就会被反噬,到时候会痛不欲生。”

“那如果把养好的媚虫儿给女子服用呢?”薛宝儿好奇地问道。

“如果这媚虫儿被女子服用了,她就会成为天下最妖娆最妩媚的女子,所有见到她的男子都会为她痴狂。但这样的女子很难有什么好的结局。传说西施和貂蝉都是服用过媚虫儿的,但她们的结局却正好印证了‘红颜薄命’这四个字。”胡氏真诚地说。

“这媚虫儿也不怎么样嘛!”薛宝儿不由得嘀咕道。

“你反正都想一死了之了,何不试试这媚虫儿?”胡氏笑道。

“也是,最多也就是个死字!”薛宝儿苦笑道。

胡氏把养媚虫儿的方法详详细细地告诉了薛宝儿,薛宝儿这才揣着一只媚虫儿回了家。

刚进了甄府的大门,嫣红就抱着儿子迎了上来,嘴里是恭恭敬敬地问候,眼睛里却满是憎恨和挑衅。

要是以往,薛宝儿一定会暴跳起来,怒气冲冲地训斥嫣红一顿。不过这次薛宝儿强行压下了愤怒,胡氏可是说了,只要自己一动怒,媚虫儿就会死去,她可不能生气。

薛宝儿深呼吸了几次,勉强控制住自己腹内翻腾的怒火,淡淡地看了嫣红一眼,走了。留下嫣红怔怔地站在那儿,半天没回过神来,难道自己的憎恨和挑衅没有表现得淋漓尽致?

第二天一早,薛宝儿就起来了,强忍着性子,没有理会嫣红大早上的故意挑衅。她要去收集花瓣上的露水,这是媚虫儿的早餐,它可是只喝这种水。

不过,这露水媚虫儿是不会直接喝的,还需过滤,蒸馏,最后得到的几滴水还要加入特制的药水进去,这才大功告成。

中午的时候,嫣红又来了,抱着儿子,故意炫耀儿子是如何得到甄俊文的喜爱。薛宝儿看着玉雪可爱,软软香香的小婴儿,黯然神伤了好一会,才打起精神继续忙碌。

薛宝儿要忙着摘最嫩最艳最香的花瓣,这是媚虫儿的午餐。花瓣摘回家,同样还需要几道工序,清洗、蒸晒,半干的时候捻成碎片,加入特制药水,再捏成小团喂媚虫儿。

晚上的时候,嫣红没来,却故意让丫鬟来薛宝儿这儿说嘴,道是嫣红姨娘求了又求,甄俊文还是不肯来薛宝儿这儿。

要不是看到了媚虫儿,薛宝儿就要亲自动手打那个丫鬟几个耳光了。

不过甄府也没人理会薛宝儿。要不是怕被人非议,甄俊文早就想休了薛宝儿了。如今薛宝儿不吵不闹,就像个隐形人似的,正合甄俊文的意。嫣红如今也不来挑衅薛宝儿了,那几个姨娘才是她的战斗对象。

时间飞逝,转眼一年就过去了。薛宝儿的媚虫儿终于养成了,胡氏也及时现身了。

“你想好了吗?这媚虫儿到底给谁服用呢?”胡氏问薛宝儿。

“从拿到媚虫儿开始,我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。现在我想好了,我要把媚虫儿还给你。”薛宝儿坚定地说。

“孩子,你终于长大了,明白事理了!”胡氏高兴地抱住了薛宝儿,“宝儿,我其实是你姨母,你爹临死前不放心你,特地让我来帮你……”胡氏抹着眼泪道。

“姨母,您就是我娘说的那个十岁就跟着一个师太去修仙的那个姨母吗?难怪您和我娘一个姓。”薛宝儿高兴极了。

娘还活着的时候,总是在薛宝儿耳边念叨,她有一个妹妹,若不是十岁就去修仙了,应该有多大多大了。没想到,姨母竟然回来了,还找到了自己,这可把薛宝儿乐坏了。

“我师父她老人家已经仙去了。”胡氏道,“姨母也没有修到什么仙,只不过比常人看得多些,想得多些。”

说着胡氏接过薛宝儿手中的媚虫儿,随手一扔。那虫子在地上打了几个滚,化成了一只非常美丽的大蝴蝶,飞走了。

薛宝儿看着蝴蝶飞走了,喃喃道:“女子这一生,为何要被男子束缚!我一定要像这蝴蝶一般,自由自在,过自己想要的生活。”

胡氏赞赏地看着薛宝儿,告诉她:“让你爹患上重病,夺你薛家财产的主谋就是甄俊文,你不要轻饶他。”

“嗬嗬,难怪打官司的时候他会站在族人那一边,难怪他会莫名其妙发大财……”薛宝儿咬牙切齿地道。

“但你现在动不了他。”胡氏说,“在你还没有话语权的时候你是报不了仇的。”

薛宝儿沉重地点了点头。

这次官府十分公允地办理了案件,以杀人罪判了甄俊文死刑,薛家族人凡是参与了谋夺薛宝儿家财的都相应地受到了处罚。

薛宝儿兴高采烈地走出衙门,想和姨母分享自己的喜悦,却发现再也找不到胡氏了。只在姨母住的地方发现了一封留给她的信。

信上胡氏告诉薛宝儿,其实她是一只狐妖,被薛宝儿救过,她是特地报恩而来的。如今薛宝儿大仇已报,生意也做得风生水起,她就回到山上去继续修炼去了……

这封信猛地让薛宝儿想起了小时候买过一只狐狸放生的事。她忍不住感慨万千,同样是有恩与人,甄俊文恩将仇报,一只狐妖却不仅救她性命,还一力助帮她安身立命……有时候,真是人不如妖啊!

发布于:山东省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

Powered by 舒美玉高潮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